金沙城娱乐场官网平台,手机版金沙城娱乐场

logo
记忆中的那个党员同窗
2013年07月04日

    杨丽和我同一年入团,那年我们读初二。拿到团员证的时候,杨丽眨着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信心十足地对我说,她下一个目标就是入党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我像个假小子,对滚铁环、玻璃球的兴趣远远胜过做三好生及预备党员。

        尽管我的成绩并不拔尖,但是老师认为我很有潜力,只是缺少勤奋。杨丽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她刻苦勤奋,善于钻研,但老师在赞赏她的同时总有一点隐忧,因为她的优异成绩是十倍于别人的勤奋换来的。老师们担心她的潜力一旦发掘殆尽,经不起百米冲刺的严峻高考。

        初中时杨丽是我的同桌,我们俩关系一直很好。我考高中的时候,并没有什么雄心壮志,也不指望将来跳龙门上大学,只是想逃避开我妈经常分配给我的割猪草任务。杨丽和我一样顺利考上了高中。

        成绩出类拔萃的杨丽进入高中后,果然承受不了繁重的学习任务,成绩直线下滑,一点潜力都没有了。好在高中分文理科,读到高二下学期杨丽明智地选择了文科,避开了物理化学科目的弱势,但是数学成绩平平。班主任老师一向重视她,观察到她的文科成绩突出,语文和英语还在班级遥遥领先,便建议她用这两门的长项去弥补自己的弱项,预计将来参加高考的3+X模式,还会多些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 高中三年,老师对我远远没有对她那么器重。为了提高升学率,高三那年,每个任课老师都像承包工程一样,每人每天晚上进教室专门辅导几个有希望的学生,而我这样的中等生,只能吃大锅饭。为此,每当看到杨丽被老师捧在手心当宝的感觉,总是五味杂陈,嫉妒羡慕都有。

        高三那年,学校要求推荐一两名表现突出的学生入党,班主任老师推荐了杨丽。据说党员参加高考时可以额外加分。

        1998年骄阳似火的七月,我们进入了考场,走进了一考定终身的队伍。那一年,我对高考抱着观望的态度,没有任何的紧张失措,连后路都给自己想好了,考不上也不复读,就进厂打工。而杨丽,尽管老师专门对她作了心理疏导,进入考场后,她还是紧张过度,差点昏厥。等到发榜,令我惊讶的是,一向成绩落在杨丽后面的我,居然考上了二本,而杨丽被我甩在了后面。所幸的是,她是党员,有额外加分,凑起来刚好够上个大专院校。

        参加工作后,母校举办师生聚会,同学们又联系上了。杨丽如今在一家机关单位工作,并通过公务员考试,正式成为国家党员干部。我一直有个疑惑,当时比杨丽成绩好的同学有好几个,为什么学校首荐她入党呢?后来听班主任老师说,并非老师对她偏心,而是因为杨丽的父亲在部队参加唐山大地震救援时牺牲了,她是烈士的孤儿,被转移领养到当地的,政府理应对她照顾。(郭玉琴)

下一篇:伟大的母亲
推荐新闻
最新更新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